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卡瘦  云南  as  自駕游  xxx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歌斐資產:用市場化手段化解風險

發布時間:2019-07-14 09:01:13 已有: 人閱讀

  【歌斐資產:用市場化手段化解風險】繼發表應對措施后,歌斐資產近日對外發布了基于本次風險事件的市場看法。歌斐資產表示,中國經濟處于從“高速度”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階段,在產業調整與經濟結構轉型的過程中,金融領域的細分行業風險事件增加,是經濟周期中的正,F象。但是,若風險事件由于市場波動而發生,只能用市場化的機制去處理。(中證網)

  繼發表應對措施后,歌斐資產近日對外發布了基于本次風險事件的市場看法。歌斐資產表示,中國經濟處于從“高速度”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階段,在產業調整與經濟結構轉型的過程中,金融領域的細分行業風險事件增加,是經濟周期中的正,F象。但是,若風險事件由于市場波動而發生,只能用市場化的機制去處理。

  歌斐資產說到,財富管理行業是受經濟周期影響極大的行業,而財富管理公司有無風險規避和抵抗能力,與公司本身的合規制度相關。在中國,基于國內監管制度的明確要求,所有私募基金都是風險隔離的。歌斐資產提到,自成立以來公司堅守合法合規原則,沒有資金池,也沒有期限錯配等非法經營行為。所有產品均由獨立第三方托管,每一只基金的資產都是相互隔離的,所以,并不會因為一起事件而發生連鎖和系統性風險。“此次事件發生后,我們第一時間選擇了透明面對和公開,用市場化的手段進行風險化解。也希望通過此次事件,讓投資人對諾亞的方式和價值觀有多了解。”

  歌斐資產表示,目前該涉及案件已在司法流程中,公司會積極配合相關調查工作,與投資人一起積極爭取及追討應有的權益,盡最大可能保護投資益,保護股東權益。及時向客戶披露最新情況,保持與客戶溝通,作為管理人勤勉盡責。

  此前,歌斐資產的信貸基金(創世核心企業私募基金)為相關第三方公司提供供應鏈融資,總金額為34億元。因的董事會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導致該產品發生延期。

  “從宏觀的角度來說,經濟走到了周期的盡頭,當經濟下行,抵押品衰竭,資本品價格不再上漲的時候,爆雷爆的會越來越多,系統性風險也越來越大。作為有一定規模的資管機構,確實很難百分之百規避風險。我們這次碰到的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觀市場當前處于信用周期的末端,這可能也是從事金融業無法反抗的宿命。”

  7月8日美股開盤前,美股上市公司諾亞發布公告稱,旗下歌斐資產管理的一只總額34億私募基金出了問題。這筆基金關聯的融資方,其實控人因涉嫌金融被公安機關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7月8日晚間,一封從內部流出的落款為汪靜波的內部溝通信,對上述基金的投資標的做了具體描述:主要是向承興國際相關方就其與北京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之間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供應鏈融資。

  自此,該私募基金的銷售方,基金管理人歌斐資產,融資方承興國際,底層債權還款人,成為這起34億爆雷案的主角。

  京東回應后,歌斐資產又做出新一輪回應:承興國際相關方為京東供應商,雙方存在大量長期交易;歌斐已經就這個供應鏈融資對承興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歌斐正在積極配合并尊重司法調查的結果。

  投中網通過查詢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私募基金公示信息發現,包含“創世核心企業”字樣的已備案私募基金共38只,基金管理人為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蕪湖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及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時間在2015年9月到2018年4月之間不等。

  其中10只基金目前顯示為提前清算狀態,歌斐創世核心企業一號投資基金及創世核心企業四號私募基金這2只顯示為延期清算。而含有“集”字系列的22只目前均顯示為正在運作狀態。

  這34億基金為什么會爆?事件幾方歸因都說是承興控股造假。對于承興造假是否知情,事件幾方則紛紛否認。眼下,這起爆雷案陷入“羅生門”的局面。

  一位擅長不良資產處置和重組的機構合伙人跟投中網分析,如果非要猜測這幾方造假的概率,“京東參與此類欺詐的概率較小,大概率是承興主導了本次欺詐事件。”

  “這個事情和京東無關。是承興偽造和京東的業務合同對外,對于這種行為,我們非常震驚,并且已經配合受害公司進行了報案”,7月9日早間,針對上述事件,京東官方對投中網回應。

  關于京東是否知情,一位互聯網金融業內人士質疑:京東自有金融業務,為何非要與歌斐合作?在整個環節中,承興主要扮演一個通道作用。如今事件幾方都知道了,為什么基金存續會這么久,這么大規模,為什么要等到現在才報案?

  一位在供銷社從事保理業務的業內人士向投中網表述:京東對上下游供應鏈企業壓款很嚴重,壓款獲取賬期價值是京東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承興國際選擇供應鏈融資很正常。

  某國企券商投行機構融資部員工向投中網分析此事稱,京東只是確認了應收賬款但并不一定對應收賬款進行確權,確認不等同確權。而應收賬款確權過程確定的是買賣雙方債權債務是否成立,交易是否是真實。

  這位投行人士也透露,很多大型國企都是不愿意配合確權的,所以他們很難發出來ABS。但券商在篩選項目標的時還是會青睞國企,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大企業。“民企的ABS我們基本不做。”

  “我們這邊做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是必須進行應收賬款確權的,我們內核會審查,券商的盡職調查做的還是會細致一些。此外,應收賬款是很容易虛構,此前大連機床應收款‘蘿卜章’案坑騙了中江信托7.6億元。”上述這位投行人士表示。

  如今爆出這么大的事,歌斐方面之前就沒有對京東的賬款真假進行盡調嗎?私募基金的投資者就沒有一個人核查對應產品的底層資產嗎?

  上述私募基金管理人向投中網分析稱,應收賬款供應鏈作為投資標的,并不是一個新穎的業務,是由之前的傳統金融機構的保理業務衍生來的。

  一般來講,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風控重點考察的點在于上下游的供貨協議、增值稅專用還有到期付款通知書。除了增值稅專用外,其他的文件很容易“造假”。

  這位私募基金管理人解釋,這也是很多的傳統金融機構慢慢淡化保理業務的原因。增值稅專用有的是三個月一開,不好找尋源頭。上下游合同和到期付款通知書,都是白字黑字的協議,太容易“造假”。

  如果此事件是一場由承興國際“自導自演”的戲劇,那將又是“蘿卜章事件”。而諾亞、歌斐、京東都是這起事件的“受害者”。不過這一切都要等到警方的調查結論,這位私募基金管理人如此評價。

  說起“蘿卜章”,2018年3月,中江信托發行的一筆信托產品中,大連機床對7.6億的應收賬款是虛構的,所蓋公章也是蘿卜章。這起當時引起廣泛關注的“蘿卜章”案件,在去年11月有看最終處理結果: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初審判處大連機床犯騙取罪,判處罰金5000萬,并要求大連機床退賠贓款6億元給中江信托。

  博主“月風_投資筆記”7月9日發布的一張內部培訓資料圖顯示,這個基金產品的交易結構及流程如下:

  若交易流程果真如上所述:未經諾亞確認,承興不得將此筆應收賬款轉讓給其他機構或個人,京東也不接受承興變更上述付款賬戶。那么這起34億爆雷案的出現一個最大的疑點:

  一位私募基金管理人向投中網分析此事:歌斐資產有可能沒有盡到完全的調查,沒有對相應的信息進行審核。但是,應收賬款的融資也確實存在造假成本低的現象,風控只是通過表面或者合同來進行判斷,很難獲得真偽。

  上述這位供銷社保理業內人士向投中網透露,一般供應鏈金融都是查倉單、交割單、交易單之類,融資方(承興國際)提供交易詳單給投資方(歌斐資產)監控,但是這個交易詳單是不是和京東方面的真實交易詳單,關鍵看歌斐資產就京東和承興國際供應鏈賬款真實性做了哪些風控。

  看似簡單,但在操作細節上并不簡單。“商品貿易太細了,核實工作量非常大的,人工費覆蓋不了,一般都需要通過軟件的形式,自動監控。京東流水又大。”如果按照軟件,那么“最多也就是抽查。”

  如今爆雷了,“那自然是承興做了手腳,只是有一部分是京東的單子,其他是自己偽造的,然后還騙過了歌斐。”

  作為國內頭部的資產管理公司,歌斐目前掌控這千億級別的資產,怎么會犯這樣的錯呢?實際上,早在5年前,歌斐資本母公司就已在景泰事件中踩雷。

  在流出的那份內部溝通信中,汪靜波提到,“大家知道,在2014年,我們遭遇了景泰事件,當時是兩眼一抹黑,并且處理毫無經驗。”

  景泰事件,指的是:曾被稱為“諾亞最安全ABS”的萬家共贏景泰基金資管計劃項目(下稱“景泰計劃”),被曝出遭遇合同欺詐,資金被惡意挪用。

  2014年8月13日,上海公募基金業內傳出消息稱,萬家共贏旗下名為“萬家共贏景泰基金一號至四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的理財產品資金遭惡意挪用,資金金額達8億元。

  而諾亞財富為景泰計劃的基金銷售方,發行方為萬家共贏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萬家共贏”)。根據媒體報道,萬家共贏是2013年2月由天津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其他機構共同出資成立的資產管理公司。

  投中網查詢天眼查信息發現,目前,歌斐資產對萬家共贏控股28%,萬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控股60.8%。而當年萬家共贏工作人員告訴媒體稱,關于資金被挪用的消息,此前甚至是從股東歌斐資產管理獲知的消息。

  根據經濟參考報報道,這款名為“萬家共贏景泰基金一號至四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的理財產品,原本用來投資于與云南分行合作的部分售房受益權。

  然而2014年6月20日,合作公司深圳景泰在資產管理人和投資顧問均不知情的情形下,違反合伙協議,擅自變更景泰一期基金的投資策略,將資金用于其他用途。

  經查,遭遇挪用的8億元資金中有近6億元出現在另一家公募基金公司金元惠理旗下的資產管理子公司———金元百利資產管理公司一只產品的賬戶上,另外2億元被用于償還深圳中行的一個到期理財項目。

  在事件發生兩年多之后,2017年3月,上海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審判,兩名被告深圳吾思基金負責人李志剛和云南楚雄地產開發商李銳鋒因合同罪,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并處罰金500萬元和十年有期徒刑并處罰金300萬元。

  有媒體報道稱,案件的定性判決消散了市場先前對交易的種種猜測和疑云,為報案機構諾亞和萬家共贏帶來了曙光。

  時隔5年,歌斐資產34億踩雷承興。這次的34億是否也和之前景泰事件一樣被挪用了呢?目前,水落石出只能等待警方最終調查的情況。

  不過,事件剛發酵,已有不良資產處置機構的人士出了價:“基于供應鏈金融欺詐的違約債權,此類標的賣給我們的線%以下。”

  業內律師指出,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也就是說,本事件中的債權人承興國際控股若想轉讓債權,并不需要征得債務人京東的同意,只需要通知債務人京東即可。

  1、廣東承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承興)是京東的普通供應商,在京東有一定的業務。在京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承興涉嫌偽造與京東等公司的合同進行。就此,京東也已經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

  2、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歌斐)在被的過程中自始至終沒有通過任何方式和京東進行合同真實性的驗證,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規和風險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一事,京東已積極配合警方進行調查。

  3、我們希望歌斐正視其管理問題,而不要試圖通過混淆視聽推卸責任。歌斐無端對京東發起訴訟的行為已經對京東的聲譽產生了嚴重影響,京東嚴正譴責歌斐枉顧事實的作為,并保留對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權利。

  獨立研究者郭大剛就此事提出自己的憂慮:34億的絕對規模對于整體市場來說不一定會起決定性作用吧?關鍵的是“見微知著”吧?從外部看,即使對于此類頭部機構,也還有較大的制度完善的空間吧?資本周期末端,對于機構,在內控制度、專業能力都會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吧?后續,機構間市場又會作何反應?類似機構會面臨何種確定的狀況呢?與確定的糟糕相比,更令市場憂慮的恐怕是不確定吧?

  一位從事供應鏈金融研究的業內人士則預測:2019年開始供應鏈金融的風險事件將會陸續曝出。“欺詐風險、交易結構敞口、流動性風險,這三個核心點,按下葫蘆浮起瓢。”(來源:投中網)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psbolv.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百家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