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卡瘦  云南  as  自駕游  xxx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電玩城“戒賭”娛樂與間的拉鋸戰

發布時間:2020-01-14 16:59:00 已有: 人閱讀

  3月28日,蘭州市城關區皋蘭路一家電玩城老板張某被警方移交至檢察院提起公訴,之前他的電玩城因涉賭被警方查處,但張某不是第一個因電玩城涉賭而被送上法庭的人。

  從去年11月底始,甘肅省公安廳組織警力在全省范圍內開展嚴厲打擊、嚴肅整治電子游藝娛樂場所違法犯罪專項行動。截至目前,省內涉嫌和無證經營的電子游藝娛樂場所全部被取締關閉,查繳、銷毀具有功能的電子游戲機12000余臺,處罰參賭人員8600余人,罰款1040余萬元,破獲刑事案件9起,刑事拘留14人。僅在蘭州市,就取締關閉了電玩城500多家,收繳機及電路板5000多臺(塊),罰款600余萬元,占據了甘肅省打擊電玩城數量的一半之多。

  “這次整治可以說前所未有,只要發現涉嫌的電玩城就堅決打擊,一方面是打擊犯罪,但最主要的是讓娛樂文化健康發展,還老百姓一個公道。”甘肅省公安廳治安總隊總隊長朱守科說,機屢禁不止,受損的不僅僅是群眾利益及相關職能部門的聲譽,還有城市的形象。

  目前,活躍在蘭州市內的電玩城,基本都是2009年之后開業的。此前,曾有人說,數數蘭州街頭有多少電玩城,大概就能估摸出這條利益鏈條的長度和深度。從清查、抓賭、罰款,再到重新營業,一切在周而復始中一成不變地繼續著。機的違法成本低,卻有高產出,吸引了不少人參與,此外,有關部門對電玩城的放任是機猖獗的另一個因素。

  早在2000年7月17日,文化部就列舉了50多種具有功能的電子游戲機種,但隨著游戲機種類、機型不斷更新,目前已大大超出了文化部多年前規定的機種。新的《娛樂場所管理條例》出臺后,將設置功能的電子游戲機型、機種、電路板等游戲設施設備的管理部門由文化部門調整為門,正是這種職能的轉變,讓公安機關對具有功能的機型、機種、電路板等游戲設備有了新的界定和管理標準。“這次打擊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有了依據。”朱守科說。

  利益的引誘,以致一些低收入的外來務工人員也常常落入電玩的陷阱。機的危害不僅帶壞了社會風氣,也導致許多社會治安案件的發生。

  甘肅省公安廳在第一階段的整治總結中稱,這些機的輸贏程序都是設置好的,一般經營場所都有專業技師,每臺機子的程序都是提前調試好的,一個參賭人員面對的不是一臺機器,而是一個充滿智慧、比你智商更高的開發團隊。所以,參賭人員要想贏錢是根本不可能的!引發的社會治安問題日益突出,特別是由此引發的綁架、殺人、搶劫、敲詐勒索等惡性刑事案件時有發生。

  蘭州市西固區的王某,自2010年11月開始沉溺游戲機,欠高利貸達30余萬元,因還債無望,遂產生綁架念頭。2011年7月,王某將受害人騙至家中用管鉗打死,給受害人母親發短信索要50萬元未遂后,將尸體投入黃河。

  2011年3月,李某在白銀市景泰縣一電玩城內參與電子游戲機,后因輸錢較多,李某找到該場所負責人要求退還部分賭資,但遭到拒絕。隔日,李某糾集數十人到該場所索要賭資,雙方發生斗毆,造成多人不同程度受傷,李某受傷后搶救無效死亡。

  剛從嘉峪關指導打擊電玩城行動回來的甘肅省公安廳治安總隊民警楊正對電玩有了更深的認識:“與吸毒一樣,電玩也逐漸成為賭徒病態的生活方式,這也導致電玩被限制在某個小眾圈子里不易攻破。賭客中不乏小商販、私企老板,甚至是公職人員,這些人被機的黑洞吞噬,成為電玩江湖中最悲哀的一環。”

  3月29日上午,城關區永昌路紅又亮電玩城緊閉大門,門頂上“電玩城”三個字被人取下。西路大公大廈二樓的“金如意”電玩城也是大門緊閉,隔著玻璃門向內看去,黑暗而凌亂,原先五顏六色的門頭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紙告示:轉讓。

  “停業”“轉讓”的電玩城并不止于此,在蘭新市場內,記者之前曾暗訪過的兩家電玩城門頭也已拆除,大門同樣緊鎖。不僅如此,還有電玩城老板在報紙上打出了轉讓廣告。而在幾個月前,這些電玩城還是一片“紅紅火火”的景象。

  曾在電玩城工作的李悅說,在機前,一些賭客通宵達旦地。為電玩城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是“彩金獅王”“奔馳寶馬”“棋王”等帶有性質的游戲機,而真正帶有游戲功能的游戲機,如跳舞機、模擬賽車等,卻成了大多數電玩城的附屬品,被放置在電玩城入口處,充當著“屏風”,個別甚至對此類游戲機打出了“免費”的招牌,因為這些游戲機都不賺錢。

  據警方調查,一組8臺的連線元,一臺大型的“彩金獅王”售價13000元,投資并不算大,但這些賭機經過“程序調試”后,就變成了瘋狂吞錢的機器。例如,一家電玩城有48臺“老”,每天的上座率按50%計算,一臺機器按照平均每天“純收入”200元計算,(48×50%)×200×30(天)=144000。一個擁有48臺“老”的電玩城,每月可以賺到14萬元以上。“實際情況遠非如此,這個數字非常保守,只是按最低標準計算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說。

  2009年,幾乎是蘭州電玩城的“嘉年華”,一夜間,電玩城遍地開花,在罪與非罪的模糊界限之間,始終以刺激而持續活躍不已。但隨著警方打擊力度的不斷嚴厲,幾乎又在一夜之間,所有的電玩城全都“銷聲匿跡”,跌入冰谷。

  取締關閉涉賭電玩城,大多數人持肯定態度,尤其是一些深陷電玩城中賭客的家人,對其更是“恨之入骨”;诖,省內各州市將電玩城直接納入電子的范疇,對其進行大刀闊斧的取締。而經過整頓后的電玩動漫市場又是如何呢?在記者的調查中,大多數經營者處于觀望狀態,能否繼續經營下去成了經營者心中的一個問號。

  不能不說的一個事實是,在警方的此次專項行動中,全省1000多家電玩城幾乎都涉嫌。“我們關心禁賭成績的同時,更關注禁賭成績是否可以鞏固,打擊是否能夠成為常態。”朱守科說,相對省內其他地方,蘭州市政府在此次打擊電玩城中給予了很大的支持。

  相對電玩城“誰審批,誰管理”的原則而言,警方的打擊顯然治標不治本。甘肅政法學院社會學副教授的楊濤指出,警方目的是為了打擊,但作為一項產業,這是相關部門盲目審批帶來的負面效應,應當加以限制。

  “不可否認,停業對我們造成了一些經濟損失,但從長遠利益看,這無疑是對我省動漫電玩市場的一次大洗牌,一些電玩城必將被清理出局,這對我們而言是一個利好消息,估計電玩城正規化的那一天為期不遠!”蘭新市場內電玩城老板吳刊對電玩城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朱守科說,經過打擊后,目前對電玩城的打擊由明變暗,因為有一些電玩城玩起了捉迷藏,但警方只要發現就會徹底根治。未來在配合文化部門打擊電玩的同時,也要保證真正的動漫產業健康發展。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psbolv.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百家乐网络